花台月榭

我爱安雷安雷使我快乐!

听说安雷热度下降了!!
然后突然惊觉我好像好久没交党费了!!
我这么长时间都在干嘛啊QAQ
我要努力交党费了【土下座】
然后今天改了五个沙雕段子(๑❛ꆚ❛๑)
真.沙雕段子
前方高能预警
————————————
1
“安迷修快把我的杯子拿过来”
“恶党你不感觉应该用‘请’字的吗”
“好,那快把我的杯子请过来”
安迷修??????好像没有什么不对??

2
雷狮去外地办事,安迷修送他去车站。本想送到里面,可是检票员不让进。雷狮瞅着栏杆外面的安迷修,冲他做了个鬼脸,“哈哈哈来打我啊,你进不来”。深知雷狮性格的安迷修无奈地笑了笑。这时检票员开口了“今天给你个特例,你进去吧。”

3
安迷修喜欢听歌,有一次他买了个大音响,晚上放歌怕吵到邻居只开了一半音量。这时隔壁住着的雷狮大喊“你丫的再大声点试试!!”安迷修开心地想着“原来隔壁也喜欢听歌啊,下次要找他好好谈谈喜欢的歌手!”于是把音量调到了最大。
安迷修,卒。

4
雷狮第一次下厨做饭,糊了。安迷修安慰他说没关系,第一次嘛没经验。雷狮第二次用同样的做饭,又糊了。安迷修看了看,没说什么。雷狮第三次做饭,结果还是糊了。安迷修抢过做饭的锅狠狠地摔在地上冲雷狮吼“你说你第一次做饭没经验糊就糊了!第二次第三次都有经验了还能糊,说明这是锅的问题,咱换锅。”

5
一次雷狮喝多了,打电话让安迷修去接他。安迷修火急火燎地赶到地方,就看到雷狮身上绑着四个大气球乖乖地在路边站着。安迷修试着架住他,好奇地问“你干嘛在身上绑气球?”雷狮歪头像是思考了一下,随机笑着对安迷修说
“安…安迷修是个傻子…嗝…我怕他找不到我。”
“恶党,你…”
安迷修看着他逐渐靠近的紫罗兰般的眼睛,心里仿佛有什么东西开始发酵。他缓缓开口道,
“我好心来接你,你居然说我是傻子,真是看错你了。”
然后安迷修赌气地把雷狮扔在路边自己回去了

★完全意识流的安雷安
★我真不会写请不要打我
★角色属于凹凸ooc属于我
★全程没出现人名
但我就是说这是安雷安蛤蛤蛤蛤蛤蛤(被打)
今天被虐到了
我就想啊
不能只让我一个人被虐不是x
所以我,
要发刀。
嗯。
叨逼叨完了
下面请看我的幼儿园大作
——————————
坐在回程的大巴车上,耳机里温柔的女声轻轻哼唱着。

“ThomasI wish I could take you with me
All the way to New York City
We could get an apartment there..”

.....

他盯着窗外来来往往的车子,没由来地感到好陌生,千篇一律的绿色又是那么单调。

路过一片湖,周围稀稀落落的两三户人家冒着炊烟,与天上的云彩自然地融为一体。远处的山重重叠叠,蜿蜒到视野尽头。

而湖水,那片绿玛瑙般的湖,诚实地把这一切倒影。

“好像他的眼睛”

列车飞驰着将湖略过,只留下那抹绿就在他眼睛里。

他突然感到烦躁,他将这没有理由的烦躁归结为单曲循环的歌曲带来的。就将耳机一把摘下塞回包里,不顾那女声仍然机械地反复着。

摘下耳机,才发现原来车里这么静,只有窗外的蝉鸣聒噪,和汽车所独有的轰鸣。
那烦躁却像赶不走的苍蝇,围绕着他嗡嗡作响。

“ ThomasI wish I could take you with me,All the way to New York City”
那天的阳光正好,微风吹起他的衣角,那个人逆着光,对他伸出手,脸上是否挂着笑现在已经模模糊糊地记不清。

他发现自己托着下巴的手背上多了一滴水滴,温热的,又很快在空调车里变得冰凉。
讶异地揉揉眼角,竟又是一滴直直掉落下来,摔在地上不见了踪影。

他自嘲地笑了笑,终是没能制止那场无声的眼泪。

“你宛若星辰,我们终将擦肩而过。愿你从此好梦,忘却夏夜的燥热。”

我现在
每天的日常
就是

窝在沙发里
刷着lofter
脑子里翻滚着安雷开车108式

不行我要写下来

然后奋起
打开平板上的word
码字

一个小时过去了

很好已经脱裤子了
去吃个水果犒赏一下自己

十分钟过去了

我靠这什么瘠薄玩意儿?
这是谁写的?
我是被魂穿了还是我魂穿了?
我是谁我在哪?

惊恐万分

一分钟过去了

好的我已经删掉了那个辣鸡玩意儿
要忏悔一下自己的罪过

三秒钟过去了

窝在沙发里
刷着lofter
脑子里翻滚着安雷开车108式

这就是我的日常

我!再!最!后!发!一!遍!

老(我)福(去)特(您)最(妈)好(的)了

【和善的笑容.jpg】

应该是可以看了

祝大家扌八衣女干君节快乐
各位观众老爷们请
祝食用愉快(๑❛ꆚ❛๑)

谢谢我家的专属er教我怎么用超链接
我爱你 @十七夜红月

被吞了??????
wok老福特你这是逼着我学链接么???
好吧我去学。。。。

雷狮严肃地看着安迷修,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安迷修哈欠连天地说“恶党你有事就说,别告诉我你大半夜把我叫起来就是为了在这干坐着。”
雷狮犹豫了半天,终于开口
“安迷修我们分手吧。”
“蛤?????”
安迷修觉得瞌睡虫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好像直接掉入地狱般。明明是盛夏,却四肢冰凉。
“雷狮你开玩笑的对不对?这可不好笑啊!!这个...”
“我没开玩笑!!安迷修你是不是傻,近亲是不能结婚的!”
安迷修收到第二次惊吓。
“恶党,你的意思是你知道我的身世吗?”他扳住雷狮的肩膀,让他面向自己。
“其实,我们,有一个共同的母亲,”雷狮挣开安迷修的手掌,别过头去说,
“就是祖国。”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安迷修你怕不是个傻子吧哈哈哈哈哈哈。”
“所以你大半夜的把我叫起来就是为了给我说这个么?”安迷修拍住转身想逃的雷狮,“既然天亮还早,不如我们来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吧”
笑得一脸和善
之后就干了个爽.(bu)

————————————————
网上一个挺火的套路,脑补了一下然后半夜笑成傻x。
就当一个段子看吧

花吐的最后一章!!
完全的放飞自我
所以我写的都是什么啊惨不忍睹( ̄^ ̄゜)
这章并没有提到花吐所以抱歉地占个tag
总而言之这个小短篇肝完了
完结撒花( ̄▽ ̄)/※

一款学院风的不织布包包
拖了半个月最后用一下午做出来了
讲真,拖延症是病,
但在我这里属于不治之症(悲伤.jpg)
最喜欢上面的小马了大概因为就小马没缝歪
啊,我是手残(;一_一)
就给你啦 @安安安安安敖
虽然我知道我做的很丑但如果你说出来我就打死你嗯就这样
以及,
真的不会拍照QAQ

这是后续w
虽然也是很久以前肝的了
我写的好渣QAQ
这次是雷狮没出场到我还是要不要脸地打上安雷的tag
还有后续
依然ooc到爆炸
_(:з)∠)_

好累_(:з)∠)_
肝了一晚上终于肝完了
王者农药周边
李白哥哥葫芦的钥匙挂件
我要死了_(:з)∠)_
万万没想到我居然输在了图纸上
我个手残还是别画图了吧(⚭-⚭ )